建人健志 – 都市針灸法

0

作者:张健毅

上期简略提及了巴塞隆纳城市规划底下「巴塞隆纳模式」中的「都市针灸法」(Urban Acupuncture)。相信大家对于「针灸」一词并不陌生。「针灸」是针法与灸法的合称,根据中医理论,通过针刺与火灸来刺激人体穴位,能改善经络中气血的流向而达到治癒疾病的效果。「都市针灸法」顾名思义,就是将城市视为一有机生命体,依循城市有机体的生长过程与现有健康状态〈也就是指其发展历史、所处自然环境条件与现有城市特质定位〉,掌握其整体脉络,找出有效的「穴位」进行疏通改善,激活其潜能、促进其发展,进而对更广大的区域产生积极的影响,治癒城市的「疾病」。个人认为,此理论最为传神之处在于,其强调在最关键的区域用最微小的气力,使机体得到最大的调理,取得最大的利益。

「都市针灸法」(Urban Acupuncture) 最早源自於西班牙建筑师与城市学家 Manuel de Sola Morales。历史让我们看到,许多都市发展决策者野心勃勃地试图推动规模庞大的整体计画。大规模的都市规划在图纸上有著光鲜亮丽的视觉诱惑,符合「发展」必须大兴土木的刻板想像。但,先无论所谓「大格局思维」是否著实顾全大部分市民需求,这些计划往往先因为开销预算太大、土地问题太复杂、或旷日废时而胎死腹中。1982 年,Manuel de Sola Morales 吸取了教训,借由巴塞隆纳的都市再生策略,提出了「都市针灸法」的基本概念。他认为这是一种催化式的小尺度的都市发展介入方式。而此小尺度的介入有以下前提:要仔细加以限制;要具有在短时间内实现的可能性;要具有扩大起影响层面的能力。

Manuel de Sola Morales 的「都市针灸法」(Urban Acupuncture) 理论,结合上期所提及 Orial Bohigas 认为一座城市最重要的是它的公共空间的观念,造就了现今巴塞隆纳亲切友善,处处充满惊喜的美好城市经验。三十年前从条件最恶劣、最需要改善的区域开始「施针」至今,摊开地图可以看到城市中密密麻麻的塞满了五百多个不同尺度、不同性质的公共空间。巴塞隆纳一步一步的从一座环境汙染严重、工厂无限蔓延、开放空间严重缺乏的城市,逐渐脱胎换骨成为一座永续能源利用充实、艺术气息弥漫、公共设施完善的美丽城市。

这其中当然牵涉了再生能源意识的推广与公共艺术的植入,在此先不申论,但不得不提巴塞隆纳公共空间的基本设计原则。巴塞隆纳的公共空间一般设计得非常简朴,地面平坦,几张座椅,大树种在对的位置,无须过於照料的植物环绕,然后尽量留出宽敞的空间。这跟我在台湾执业时抑或在很多地方看到的设计大为不同。一个小小的花园设计,为求看起来有「设计」,地面被弄得高高低低,路径被弄得弯弯曲曲,用了千奇百怪的建材犹如建材博览会,但建成后却往往乏人问津。这是值得思考与检讨的现象,建筑师或决策者舞刀弄剑满足了设计上的欲望,但实际使用者的需求被满足了吗?建筑师有提供使用者更美好生活方式的建议、为其创造理想生活空间的义务,但一切的一切,必须建立在满足了其实际需求之上。

有关 Manuel de Sola Morales「都市针灸法」(Urban Acupuncture) 的文献并不多,目前只能从巴塞隆纳都市更新的资料挖掘或是实质的从现有都市空间去探究。今后在个別介绍城市小角落的文章中,也将有机会更加地深入。「都市针灸法」(Urban Acupuncture) 在沉默了许久后,近期被芬兰建筑师 Marco Casagrande 发扬光大。Marco Casagrande 反对常规政府由上而下的重建,反而鼓励社区自发性的小规模改变。在台湾期间有幸参与 Marco Casagrande 对于台北市的社区改造讨论,下期将详细的分享。

Share.

Leave A Reply